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化 >> 文化动态 ---- 臧海英:诗人,做人和作品同样重要

臧海英:诗人,做人和作品同样重要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11/15/122001.html  2017/11/15 15:06:00  错误提交





    11月10日下午,记者在第三届“刘伯温诗歌奖”颁奖之后采访了获奖者臧海英。

    臧海英,山东宁津人。曾获2015年华文青年诗人奖,2015年度《诗刊》社“发现”新锐奖,首届《山东文学》新人奖。参加《诗刊》社第32届青春诗会,出版诗集《战栗》《出城记》,《出城记》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臧海英此次获奖作品为《忽有一种慈祥》,评委会给他的授奖词是:“臧海英有着菩萨般的悲悯心肠,更有平常人的饱满情感。笔触细腻,细节以达抒情内核;体悟生命,日常更见心灵撞击!组诗《忽有一种慈祥》就是这样在世俗生活和诗意表达中,找到了最恰当的结合点,引发读者的感喟与共鸣!”鉴于此,评委会决定,授予臧海英第三届刘伯温诗歌奖。

    采访中,臧海英表示,获奖作品是她早就写好的一组诗,能获此荣,她非常开心。来文成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获奖,直到现场宣布才知晓,感觉非常突然。领奖的时候,当主持人问她有什么感受时,因突然,紧张得都说不出话来。

    文成的风光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说,“我是第一次来文成,我的家乡是平原,来文成看到这儿的山水,就觉得特别的美。尤其是百丈漈的瀑布,很震撼。山啊水啊,都是有感于我的。能打动我内心的事物,我会用文字来表达。”

    臧海英还谈到了同是此次诗歌奖获奖者刘年。她说:“刘年是个好诗人。也曾做过编辑,推出了好多诗人,我发在《诗刊》头条的作品也是由他推出的。他对诗歌的虔诚和他的诗对我的影响都很大。”

    臧海英认为,好的诗人,做人和作品同样重要。“一个诗人的为人,能影响到作品。只有做一个真诚的人,才可能做一个好诗人。当然,验证好诗人的标准是用作品来说话,用时间来证明。” 臧海英说。 (记者 张嘉丽)


附臧海英获奖作品:

《忽有一种慈祥》

西行

一想到死在路上
就心生悲凉


一想到身边将升起鸟鸣
而不是亲人的哭嚎
又心生安慰


一想到尸身将引来虫蚁
忽有一种慈祥



甩鞭子的人

和空气有仇,和周围的隐身人有仇
他抖了抖长鞭,双目渐渐充血


鞭子会变成一条蛇,一把剑,一个暴徒
他把它们,一一送了出去
把自己送了出去


鞭响过后,没有人倒地
和虚无的事物为敌,他看不见他们
却目睹,他们在他身上留下的刀痕


一次次甩着空鞭,他听到了自己
哀号的回声:越来越轻,越来越空


他渐渐停下来。提着皮鞭,像提着
软下来的自己,像提着软软的生殖器



囚徒

我常思索:如何做好一个囚徒
如何让身上的绳子更紧一些
   

每次放风回来,我都有新的启示
譬如:拿回一块石头


“孤独是一种技艺。”绳子说。
为了打一个死结,我日夜揣摩


小窗处传来的断喝,是事件之外
我没打算放手


每一天我咽下碗中的食物,确信饥饿的存在
每一天我走向人群,练习怎样离开他们



乞讨者

公交站牌下:
她矮小的身体和我一模一样的
她颤抖着伸向路人的手和我一模一样的
她同样颤抖着蠕动着的嘴唇和我一模一样的
她低下去又抬起来的眼神和我一模一样的
她裹着破旧的棉衣犹豫地缓慢地穿过冬日的人群和我一模一样的
……一模一样的


当她走向我,我迅速地逃开



单身女人

我感到羞愧
为何不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
哪怕他是一道伤疤
一块腐肉
哪怕他是酒鬼,赌徒,家暴实施者


他们说:“不是一个弃妇,就是一个荡妇。”
我感到羞愧
哪一个我也做不好


洗澡时,看着自己的裸体
我感到羞愧
它那么无知,又无畏



安妮

家住俄克拉荷马州的艾比
怀孕19周时,医生告诉她
胎儿患有绝症。明知女儿
只能活几小时,她还是生下来
取名:安妮


14小时58分钟
安妮都在母亲怀里
她的父亲、姐姐围绕着她
为她读福音书……
晚上11点,艾比听到安妮
最后的喘息


“她的一生都被爱
被欢乐和温暖包围
没有悲伤”





养猫的人已交出利爪
我看得懂他对阳光的恐惧:瞳孔缩小,脚步迟缓
恰如我对人群的躲闪


垃圾箱旁,他仍渴望被认领,被占有
他呼唤他的爱人,孩子,同伴……
落日烧红的那刻
我于心底发出一声惊呼:“黑夜来了!”
当我们同时蹲伏在影子里,我抓不住一只老鼠
他抓住了,不与我享用


高墙之上,我想发出一声尖叫
但他先于我喊了出来。我的身体立刻轻了许多
秘密的花纹知道,不停被舔舐的猫脸知道:
我不是猫的主人
但我跟着它,喂它



失语症

喉间。有滚落的巨石
压住舌角。有鹿
已在石后,豢养为猛虎
每次纵身一跃,都是对石头的反抗
为了脱口而出,我把嘴张得很大
并一次次在黑暗中,把石头推走
把虎腹内的鹿唤醒
虎,逐回丛林
我以为,这样便能获救
而不等我说出,石头就会滚落
虎也会随后赶来
循环往复间,我渴望真正的放弃
现在,像一个哑巴,我只是把嘴张大
虽然石头已经不在
猛虎已经不在
鹿鸣已经不在



在城南寺庙

我也渴望获救。走进去的时候
移植来的银杏,还没长出叶子
廊柱还没上漆,一尊佛像
预先坐在大殿中央。这符合我的意愿
——在内心的废墟上,建一座寺庙
但也有我逃脱不掉的:
浓烟,来自后面的化工厂
喧闹,来自对面的游乐场
挖掘机的声音,则来自旁边的建筑工地
一个穿黄衣的僧人
我确定是我。他一边念经
一边驱赶着扑向他的蚊虫



读诗记

策兰用“刽子手的语言”写诗
茨维塔耶娃,不能获得一份洗碗的工作
布罗茨基,被驱逐出境
我年轻时失去故乡,中年又失去第二个故乡
从这里到那里


今晚,曼德尔施塔姆在流放地说
“我已虚弱到极点”
哦,这正是我要说的。我获得了犹太人的命运
却写不出那样的诗句


曼德尔施塔姆又说
食物和钱对他已没有意义
这句话对我同样有用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乡土文化 >>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