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外婆的歌谣(散文)

外婆的歌谣(散文)

□ 王珏玮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9/11/119472.html  2017/9/11 10:51:00  错误提交


 
    童年的天空明月高挂,童年的梦幻有一首动人的歌谣。“月光圆圆/金银盘盘/一盘金/一盘银/打个手镯好定亲……”这梦一般的歌谣,常常让我在繁华的都市深处,依稀又回到故乡王宅的小溪边,回到外婆轻轻摇晃的怀抱。
    在我的记忆中,外婆慈祥温和,从没有和家人邻居斗气拌嘴过;左邻右舍既敬重又亲近她。外婆的命运坎坷,40多岁就开始守寡的生活,踏着那双带着旧社会烙印的小脚,一直走完生命第91个秋天。
  外婆家在浙南文成山区一个名叫王宅的小村庄,村中有一条清亮的小溪流。从我记事起,舅舅已在县城工作,父母在村尾一所乡小学教书,外婆则在那座老屋中孤零零的生活着。我童年的无数个日子,是在外婆家中度过的。
  外婆没有念过书,只是早年从外公那里学到几个字。但令我惊诧的是,外婆的歌谣和故事却如山泉一般没有枯竭的时候。在炎炎夏夜的星空下,外婆摇着麦杆扇,轻轻地哼,一句句地给我讲解;在冬夜的被窝里,外婆搂着我,轻轻地拍打,让我进入用歌谣和故事编织的梦乡。
    这些人生最纯净、最朴实的音乐,犹如阳光透进童年混沌的心灵,催发出一片又一片葱茏的憧憬。而外婆那种历经坎坷后的平和心境和乐观向上的精神一直在激励着我,伴随着我的人生之旅。
  “养外甥/手肘丫/养到外甥会上岭/不见外甥脚踪影……”每当我想起这首对当时的我来讲似懂非懂的歌谣,我就会深切地感受到她那种盼望我长大又生怕我长大了会离开她的心态,感受到那份深沉的爱。
  但我终究离开了她身边。先是到县城上高中,继而上大学,后是繁忙的工作和奔波的生活,使我与她见面的日子愈来愈少。而每每见到她,她总是紧拉着我的手,生怕我马上消失似的,一边跟我唠叨着一些往事,询问着我的近况;一边迈动蹒跚的步履,从柜里拿出一些别人送她而舍不得吃的水果、饼干之类,摆在我面前。原来她一直还把我当成当年的“小馋猫”。
  外婆在那年秋季走了。她是在夜间发病的,等舅舅在清晨发现时,她已神志昏迷,一直到第4天逝去,再也没有讲过一句话。弥留的那几天,我几次握着外婆那双瘦小枯干却一直给我温暖的手,眼泪止不住地潸潸而下。
  外婆已经离开我们二十几年了,我也几经迁徙来到了温州工作,从二十几岁的青春小伙子到步入知天命之年的中年汉子。这二十几年的光阴里,也常常梦回故乡,回到王宅第二份那座靠近大路旁的老屋,回到柳溪旁长长的路廊上,梦里常常回荡着外婆那动人的歌谣。如今,我把外婆的歌谣传给了我的儿子,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儿子依然能够把这些歌谣传给我的孙子。因为歌谣里,有故乡的情结,有历史的传承,有亲情的浸润,有童年的快乐,更有对故人的追思。
    外婆永远地走了,但外婆的歌谣却依然滋润着我们。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