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多情蚂蚁和丑陋副校长(五)

多情蚂蚁和丑陋副校长(五)

□ 胡加斋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9/7/119349.html  2017/9/6 7:39:00  错误提交

几天之后,幸福树的叶子枯黄了,我再也吃不到那甜美的汁液了。

我日益想念以前那种宁静的生活,更想念“驼子”副校长了。

终于有一天,透过窗户,我看到了“驼子”。他头戴草笠,帽檐极力向脸部倾斜。他伛偻着腰,左手拿着一个畚箕,右手拿着一把扫帚,在门外的走廊上细细地扫着。他的背似乎比以前更驼了,脑袋经常一摆一摆的,仿佛是木偶戏里的“黄祁老”。

以后我每隔几天就能看见他一次。

由此我对“白马”与“柳丝女”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恨。

有一次,“柳丝女”与“白马”又在沙发上缠绕在一起。于是我就快速从树上爬下来,爬到“柳丝女”那洁白光滑的大腿上,狠狠地一口咬下去,然后我快速地掉到地上,躲在沙发底下。

我听见“柳丝女”“啊”的发出一声惊叫。但是他们的活动并没有停止,只是把位置从

沙发里挪到了办公桌上,撞得办公桌“咔咔”地响。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幸福树的叶子掉光了。我饿得发昏。我找遍了办公室的每个角落,始终找不到一点吃的东西。于是我想离开办公室,到别处安身。

夜里,我偷偷地爬出办公室,爬到走廊上面。我又一次看到老蜘蛛的身影。苍黄的月光下,几条残破的细丝在风中轻轻地摇曳着。我叫了一声“蜘蛛大哥”,但老蜘蛛没有回音。我想老蜘蛛一定是睡着了,于是我爬到蛛网旁边,用力抖动细丝,但老蜘蛛始终一动不动地躺在蛛网的中间。我用手触摸一下蛛网的丝线,发现蛛丝已经没一点粘性了。于是我顺着丝线爬到了老蜘蛛蹲坐的地方,发现老蜘蛛已经没有气息了,只留下一堆用丝线包裹着的枯骨。我的心里不由得一阵悲凉。

我明白,老蜘蛛已在那里坚守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就是死了也不愿意放弃。此时,我不由得想起了养育我的那棵“幸福树”,她如今都已经病入膏肓了,难道我不该陪伴她吗?还有那位善良的副校长,他会回来吗?我难道就不应该为他坚守吗?想到这里,我为自己离开办公室的做法感到羞愧,感到可耻。于是我毅然爬回了办公室,我想用我们蚁族固有的韧性,坚守着自己的生命,也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待续!)

多情蚂蚁和丑陋副校长(四)http://www.66wc.com/system/2017/9/5/119214.html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