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化 >> 走遍文成 ---- 乡村风物 渐行渐远的乡愁记忆

乡村风物 渐行渐远的乡愁记忆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9/7/119384.html  2017/9/7 16:33:00  错误提交


 
王宅路廊

 

 
    总有一些简朴事物的存在,给我们的情感些许寄托,而一些乡村风物,却在我们的记忆里演绎着不同情怀。那些事物,或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留给我们的多是一些怀旧与思念,憧憬与回归,如乡村的小溪、建筑与一些生活用品,都曾给我们留下深刻的记忆。我的家乡在黄坦镇王宅,村里的路廊、溪流与水井,便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
 
 
路廊
 
    路廊(也称路寮),旧时的农村,路廊曾扮演出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留给人们非常深刻的印象。当年乡村,交通极其落后,有着“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感 ,人们出行,不管路途远近,都得靠脚板走路,走得十分辛苦。因此,在一些路口要道,岭头、岭脚或半岭,百姓们捐钱出力,建起了一座座大小不一的路亭,亭中有廊。为过路的行人,歇脚、喝茶、说话聊天提供了方便。
    旧时王宅路廊很多,皆由主人建在房子门前。当时王宅村从第三份下手开始,一直到桥头店商铭公门前共有六个路廊,每个路廊长十几米。最早的路廊为做香店路廊,建于明朝,族人叫它破路廊,里面的几座老屋就叫路廊底。王宅路廊多是随着老房子倒塌而毁,大部分毁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桥头店路廊毁于九十年代,留存不多。
    旧时的王宅是泰顺、汇溪、黄垟、雅梅、支垟、共宅等地赴青田、大峃、瑞安的必经之路。往返的人们到了王宅便在店前的路廊歇脚,喝茶或者买点物品带回。
    王宅路廊不仅方便了过路的行人,更是村民聊天的好去处。茶余饭后,路廊总是人满为患。因为每天都有长者在那儿做谜语、讲故事、讲书说传,以教育后人。
    如居住在三门台的堂兄万里,他上小学时路过路廊,经常会碰到仁斋公。据他说,一次他手捧火笼去上学,仁斋公见了,用镶有铜制的长烟筒手杖轻轻地敲打他的头说:“娒!娒儿屁股三把火,怎么拿火笼啊,这样的习惯不好!火笼拿回去!”他听了只得将火笼送回家再去上学。
    还有一次,下午放学回家路过那里,仁斋公又叫住了他,问:“娒,赌字怎么写啊?”他写给公看,公说:“这赌啊是贝字旁,与钱有关。贼字怎么写啊?”堂兄写了出来,公说:“贼也是贝字旁,也与钱有关,赌输了就做贼,你们千万不能这样做,记住了吗?”七十多年过去了,堂兄仍记忆犹新。     
    当年,每当夜幕降临,晚饭后,人们便聚集路廊,店前石级。人们或坐、或站、或蹲着,甚至连一些调皮的孩子也喜欢坐在路廊的靠背上,听长者说书讲传。偶尔,也有大意的父母,听到入神处,忘记背在身后的孩子,因孩子的脚伸进路廊靠背的栅栏里抽不回来,而急得哭喊起来。我五六岁的时候,翼藏公还在那儿说书。记忆深刻的是,讲着讲着,他会脱口而出一些我全不懂的诗句来。一次,他就吟诵着“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我不解地打断了他,问:“公,秋水是什么水啊?”他回我,“你还小,不懂,长大了,书读多了,你会知道的”。
    没问到答案,我不甘心。回来后我又问父亲,父亲告诉我:秋水就是秋天的水,这时的水不比夏天的水,夏天的水可以游泳,秋天的水不能游泳,若游了会生病的。显然,我没有给父亲说明诗句,只是问秋水,他才这样答我。
    当时的王宅是个颇具文化的地方,除了路廊以外,我家老屋门口的水井旁、古枫树下、地主宫、第四份门前、石凳头、圣旨门及老祠堂里都挤满了说书、听故事的父老乡亲。晚饭后,雅梅的青少年也常一批一批地来王宅玩耍,可见当时王宅的繁荣。


                                                                 此图由作者提供

 
柳溪
 
    柳溪,为王宅的一条小溪,形似柳枝而得名,族人又叫它为门前坑。溪源位于茶龙、呈山底村,流经潘庄、邢宅,从王宅村沿途蜿蜒而下至雅梅,再经黄坦坑最终汇入飞云江。柳溪曾哺育王宅全村人,养育村人从童年到暮年。我的青少年时期也跟这条溪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小学生都喜欢在溪边读书,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清晨,溪水映着灿烂的朝霞像浮动的彩色缎带,空气也特别清新。在溪边读书,感觉清新湿润的空气能滋润喉咙,淙淙流水伴随着琅琅读书声,使人头脑特别清晰。
    每到夏日,雨水充沛,溪水也变得更加清澈起来,阳光照射在溪水上,特别耀眼。孩子们三五成群,光着屁股在溪水中尽情地嬉戏着,我们一会儿潜入水中,一会儿露出水面,激烈地打起水仗,这时,喊声、笑声连成一片。
    冬日,雨水少,溪水也几尽干涸。彼时,溪底的一片红沙暴露在暖融融的阳光中,孩子们在沙滩上跳来跳去,追逐打闹,挖洞,造陷阱,当有人掉进了陷阱,我们笑的抱成一团。寒冬时节,溪水有时结冰,孩子们在冰面上打冰漂比赛,小溪又变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场”。
    柳溪作为王宅人的母亲河,从南宋至今,它便默默无声地养育了王氏家族的三十四代人。在小溪的哺育和陶冶下,村人自强自立,蜿蜒的溪水也带领我们走出王宅,走向外面,走向更为宽广的世界。



古建筑

 
水井
 
    由于溪水清澈甘甜,王氏祖辈,旧时直接挑溪水饮用。后村人为满足随时取水,在小溪的沙滩上挖坑,用石块垒起作为水井。此井有个不好之处,每遇大水,溪水浑浊,水便无法饮用。后村民想到一个办法,在溪边的路旁挖深井,从天主堂开始至王宅村中,沿途共有七八个水井之多。
    天主堂溪边大路里侧有一水井,井口为长方形,井深约2.5米,宽约2米,长约1.5米,四周为花岗岩长石条铺就,路面往下有五级台阶,也由花岗岩石条铺成,井水面与溪水平,水源来自溪水。当年王宅第二份摩铬公家族及周围村民都饮用此井水,现水井已被填埋。      
    第二份水井为外方内圆井,位于我家老屋门台前大路外侧溪边。圆井沿溪而筑,井深约4米,因水井造于水栋上方,每逢水栋冲毁,水井也随之被毁。后为防止洪水毁井,祖辈便在水井两旁植种枫树,以挡洪水冲刷。1958年,特大洪水给王宅带来了灾难,水井上手的数百年古枫被洪水冲走,水井也难逃厄运。随后村民重修水栋,水井也得到重建。可好景不长,上世纪七十年代,下方水栋与下手的枫树再次被冲毁,此井也再次遭毁。不久,村民再次重建。遗憾的是,1989年,该水井再次遭到洪水破坏,重修时,发现原来的两条泉眼不知何故消失了,流出的水也带有异味,无法饮用。后来村民另在溪边栋下重挖一井,饮用到有了自来水为止。
    第三份水井为方井,位于第三份对面溪边。最早村民要涉水过溪,才能取到水。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村民在溪面上修筑了一条石桥,桥长六米左右,桥墩的一头在大路上,另一头直铺水井边。此井井口约1.5米,井深约3米,四周垒有石墙,上面约有两米见方之平台,利于挑水的人们置水桶之用。此井水源有两条,一条来自水银尖山脉,一条由溪水渗透而入。旧时,第三份家族多饮用此水。
    第四份水井建于杉树坦对岸溪边,井深2米,井口约2米见方,为花岗岩铺成,五级台阶而下,井内常有青苔。第四份家族与周边村民皆饮用此水。
    除上述溪边水井外,王宅村还有一些水井,滋润哺育了一辈辈人。如大份与第六份水井、第二份三门台水井、圣旨门水井、第七份水井与杉树坦脚泉水井。
    第七份即王启霯公住宅,院子建于溪洋坦第二份后面。院子左侧有一条岭,名为水井岭,上至四陵塆与原底村。岭脚有一口古井。此井始建于宋朝,距今已有千年历史。井水冬暖夏凉,远近闻名,每逢酿酒时节,王宅、邢宅村民都到此井取水酿酒。古井青石井栏重叠两层,被磨的光可鉴人,比鲁迅笔下的石井栏,不知要光滑多少倍。如今,古井虽少有人用,冬日,井内仍水气如烟,夏日,水凉似冰。有了自来水之后,此井周边的村民还常饮用此水。古井水源丰富,即便村民常年饮用,井水还时常溢满井口。
    圣旨门水井位于邦靖公祠堂门口下方,为长方形,三面为墙,正面铺有花岗岩黄石条,水深约米许。此井因水量少,水质欠佳,很少有人饮用。
    王宅杉树坦脚还有一泉水。村民都称此泉水质好,先前因村内井水足以饮用,没有引起重视。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黄坦中学千余名师生饮水困难,便在此地筑井饮用。后经检验,此水内含18种微量元素,是少有的优质天然矿泉水,之后黄坦镇便在此地建起了矿泉水厂。
    如今,随着城乡一体化建设,溪虽然还是那条溪,路廊与水井虽然还留有昔日的模样,但作为乡村风物 ,却成了村人渐行渐远的乡愁记忆!(文/王景贤 图/ 张嘉丽)
 
 
 
王宅古井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乡土文化 >>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