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记住每一个对你好的人(随笔)

记住每一个对你好的人(随笔)

□ 月牙儿
http://www.66wc.com/system/2018/2/13/124848.html  2018/2/13 16:40:00  错误提交


    母亲说,云居寺的佛祖灵验,一起去许个愿吧。
    我说,好,一起去。
   年岁渐长,喜欢听母亲唠叨,喜欢陪母亲散步。与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呆一天少一天。陪伴,两字有暖意,“陪”与“伴”意思相亲又相近。母亲陪我?还是我伴母亲?说不清,在母亲面前我永远是需要照顾的孩子。
   爱是相互的,陪伴亦是。
   换衣裳,洗净手,关了门,出门去。
   村庄真小,从这一头到那一头,窄窄的路,短短的一截。
风有点暖,田里的庄稼冒出青,太阳似有若无,一路上,村人们热情地与母亲招呼。大多的人,遗失在记忆之外,偶尔一张熟悉的脸,布满岁月的沧桑,措不及防打湿时间的河流。
   路过一幢高高的房,一老人颤颤巍巍拄着拐。
   老人老矣,皱纹遍布,白发苍苍,步履蹒跚,比她身上更龙钟的是她脸上的神情,悲苦、无望、寂寞。
母亲上前握住老人的手,热情地喊她春花外婆。
春花,这名字真是好,生机锦簇,万紫千红。
而老人,已然日落西山,岁月无情,剥落盛年之时的鲜花着锦,剩下凋落颓唐的西风萧瑟。
母亲扶老人坐下。细细查看老人的厨房、床铺,一一询问。
——吃什么?
——床铺可还暖?
——身上有哪些病痛。
老人絮絮叨叨与母亲说话,脸上的悲苦慢慢软化,她一句一句地回答,在母亲的问候里暂时丢掉愁闷,脸上渐渐洋溢若有似无的微笑。
——老了,哪里也去不了,哪里都是病痛,不中用了。
——也没胃口,啥都不想吃了。
——谢谢你来看我,陪我说这些话。
……
   母亲与老人告别,院门口一株又一株的茶花开得天真烂漫,红艳艳的花朵,一朵又一朵,衬着老人的脸,慈祥又和暖。
她站在一朵又一朵的茶花之后,目送着我和母亲渐行渐远。
“你父亲刚去世那会,春花外婆可疼我了,她总是烧好一碗又一碗的鸡汤盛与咱们家……”母亲陷入旧时的光阴里,往事的温度打湿记忆的门楣。琳琅的时光里,春花外婆年轻的温柔的笑脸沉沉浮浮。
    “改明儿,得去买些好吃的送给春花外婆。那么好的一个人,老了,真是可怜。”母亲的话轻轻地落下,仿佛一声叹息。
我挽着母亲的手,慢慢踱步。我的母亲,尚不算太老,她还有饱满的爱供我们几个兄妹温暖,与我而言,这是多么幸运的事。我依偎她的这几日,饱食终日,甜蜜无比,慵懒无比。
去云居寺的路,铺了平整的水泥,两旁有齐整的庄稼,或白菜或豆苗,生机盎然。
一路慢行,一路撞见白的豆花,黄的油菜花。
    “这路,是你爸爸生前最好的朋友—世清伯伯捐赠的。”母亲从时光里掏出往事,一件一件与我细细说。
世清伯伯,父亲生前的挚友,在父亲去世几十年后,依然将友情眷顾孤儿寡母—几十年来,源源不断。
“你这伯伯为人极好,一生行善,这路啊,亭呀,桥呀,有多少都是他捐赠而造的。而我们当年老家造房子,如若不是伯伯,哪能盖得起来?”
母亲踏着平坦的水泥地,望着不远处的小亭子,脸上满溢感激的神情。
“有时间,去看看伯伯,他的岁数也大了,见一面,少一面。”母亲将嘱托轻轻念过。
一个满身尘土的人,朝着她响亮地打招呼。
    我认得他,当年的他,因为挖鱼池、买山林、办猪场而名声大噪。村民们因为他的出格而吃惊,又因为他的“异想天开”陪了上百万而唏嘘不止。
   当年,他负债累累之时,亦是母亲重病之时,如此境况之下,他向母亲伸出援手,送来五百元钱。
“囡啊,要记住每一个对你好的人。”
他的背影匆匆远去,满脸的笑容还在眼前晃。他说,他准备改造鱼塘、置办烧烤的场所,相信梦想几十年后依然会实现。
驻足,微笑,目送。
好人有好报,我与母亲都相信,他的梦想一定会实现。
说着,走着,云居寺就在眼前。
小小寺庙,香火缭绕,村民都说这许愿最灵。
那么许一个愿吧,祝福小小村庄,以及村庄里每一个善良的人,新的一年吉祥如意,安康幸福…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