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化 >> 走遍文成 ---- 刘基在诸暨的事迹与传奇

刘基在诸暨的事迹与传奇

http://www.66wc.com/system/2018/2/8/124649.html  2018/2/8 16:10:00  错误提交

在北京白云观道士徐信权(中)的陪同下,蒋逸人(右)终于寻到了朝思暮想的刘伯温古琴。

    我是诸暨人,老家和文成山川阻隔,路途遥远,当年老家极少有人到过文成(或青田),但刘基的大名及其部分生平事迹几乎是童叟皆知,村中的老人们在瓜田豆棚之下常谈到诸葛亮和刘基,既视他们是智慧的化身,又是开国功臣。村中老人们的评价,似乎诸葛亮略胜刘基一筹。老家的农村小学,每学期结束,都给学生排成绩名次,第一名称为“头名”,以次为“二名”“三名”。他们往往把诸葛亮排为“头名”,刘基为“二名”。我因家庭影响,从小就爱读古典文学和历史学方面的书,曾不止一次地和村中老人们辩论,其情其景至今记忆犹新。

    杜甫有诗说“历历开元事,分明在眼前”,而我是“历历豆棚事,分明在眼前”。我的论据是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群雄割据,战乱不绝,百姓遭灾,诸葛亮辅佐刘备使“天下三分”,虽然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结果还是“天下三分”中国没有统一,战乱频仍。而刘基辅佐朱元璋先平陈友谅,再平张士诚等,把元顺帝妥懽帖睦尔赶走,结束了“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的种族不平等的社会等级制度,使百姓能在较前更清明的环境中生活,其结果是使“天下统一”,这是诸葛亮的“天下三分”无法相比的。其次是诸葛亮虽然有不多的著述传世,却很少。但刘基著述甚丰,给后世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因此我认为刘基应该是“头名”,诸葛亮是“第二、三名”。

    村老们不服,提出了张良。我认为张良虽对亡秦兴汉有功,但在《史记》和《汉书》中均无明确记载,他一生也没有留下治国平天下,或军事学方面著作,我们不宜以推想来给他排名。他们之所以如此排名次是受到《三国演义》这部小说的影响,而对刘基的生平他们知之甚微所致。当时的几次辩论似乎难分胜负,但至今我认为我的说法是对的。也许正因为如此,逐步成长后,我对刘基的生平及其著述也较其他历史人物更有所留意。上个世纪50年代,我在黄岩见到刘基的琴,立刻引起重视并向省文管会和青田报告,多年后仍不能忘怀,也是我多年关心刘基生平及其著述有关。

    2013年7月经刘基后人之召,我有幸来到山明水秀地灵人杰的刘基故乡文成,目睹了纪念他诞辰七百周年的盛会。回来后想起他在世时和我的老家诸暨还有一些交往,虽然这些不能视为重大历史事件,但并非文成、诸暨两地人尽皆知的事情,旧事重提也许能增加一点乡谊。按刘基自1333年23岁中进士,1336到江西任高安县丞起,在此前后他是不可能到诸暨的,直到1348年38岁时他才寓居杭州,任江浙行省儒学副提举,行省考试官,1352年42岁时任浙东元帅府都事,1353年43岁时任行省都事。彼时,地方不宁,他办事认真负责,也不可能到诸暨作非公务之游。因他对方国珍的主张与朝廷的抚绥政策不合,于年底被“羁管”于绍兴,直到1354-1355年即44-45岁时。这里所谓“羁管”,不同于“羁押”,“羁押”须进“看守所”,而“羁管”相当于“安置”,允许有活动空间。果然到1356年46岁时就复为行省都事。就在这两年多的“羁管”期内,他登过会稽山,到过萧山、诸暨等地,还留下了墨迹。

    事迹之一:据《诚意伯文集•覆瓿集》中有《诸暨州重修州学记》一文说“奉议大夫伯不花侯(《四库全书本作“拜布哈侯”》),来监绍兴之诸暨州,即注意治学事,而州学不修久,墁瓦剥落梁木蠹腐,且堕且压,侯大以为忧,亟谋新之。”因此会同他的同僚及当地乡绅合力进行大修和扩建,从至正十五年(1355)五月开工到七月完工,并请刘基作《记》。为此,他曾亲临其地,在这篇《记》中阐明了他的教育思想,他认为当时的百姓为盗贼是主管教育者的失职今乃至相率为盗,庸非典教者失其职耶?”指出了教育、伦理、政治间的关系,“夫民之所以敢犯法者,以其不知人伦也。圣人之教行,则人伦明矣。人伦既明,则为民者莫不知爱其亲,而不敢为不义以自暴,为士者莫不知敬其君,而不敢自私以偾国事,盗贼何由而生?亦何由而滋蔓哉?诸君子可谓能知治道之本矣,可无述乎?于是乎为之记。”这篇《记》虽然字数不太多,“自私以偾国事,”“盗贼事使社会不宁的原因是缺乏对人伦道德的教育,他所指出的到今天还有参考价值。

    事迹之二:余姚王守仁(1472-1529)因曾筑室于会稽阳明洞侧而被学届称为阳明先生,他是历史上著名的理学家、教育家、政治家和军事家。据《王文成公全书》记载,王阳明的六世祖王纲,是文武全才,元末奉老母避乱居诸暨五泄,他与诸暨的王冕、永嘉(今瑞安)的高则诚等均有交往。刘基也数度前往拜访,他对刘基说过:“你有辅佐君王成就大业之才,将来建功立业,但应‘厚施而薄受’,我是山野之人,勿以世俗之事累我’。”其后刘基辅朱元璋建立了明朝,开国功臣多有封公封侯,而刘基只封了个诚意伯。

    假使抛开“王爵”,当年在公、侯、伯、子、男这五等爵中,刘基只是个三等爵,而其他开国有功的封公、侯的大有其人,这也许就是遵王纲“厚施薄受”之教,这样对保住性命是有作用的,所以不少功臣被杀,刘基总算勉强能终老于家,荫及子孙。但是刘基没有听王纲“勿以世俗之事累我”的意愿,等自己在明廷为官了,就向朱元璋推荐了王纲,被朱元璋认命为兵部郎中,因潮州发生民变,就提升他为广东参议去平息此事。王纲携子彦达同往,到后不用武力而是劝谕,潮民感动而叩头服罪,因此建立了威信。但在归途中,在增城县父子同被海盗所获,海盗欲奉他为首,被王纲严词拒绝并加训斥,结果被杀。其子王彦达哭骂求死,海盜感于父忠而子孝使他以羊革裹父尸归葬,朱元璋得知后在王纲殉难处增城立祠以褒。有说“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刘基自己得以施展其才智,没有忘记在诸暨五泄结交的老朋友,向皇帝推荐是善意,而结果是王纲的处事也不是没有问题而丧了命,作为一个读书人,他应该知道颜真卿就是因去劝谕李希烈而被杀的史实,人之措辞实与成败、生死有关,值得借鉴。

复制的刘伯温古琴(图片由博物馆提供)

    据载,刘基曾数度前往诸暨五泄山中拜访王纲,推荐他出仕及在广东遇害事,《越读》总第六期中刊载的赵岳阳先生所撰写的文章中有较详叙述。刘基谥“文成”,其后王守仁亦谥“文成”。按以“文成”为县名古而有之,西汉置文成县属辽西郡,东汉时废,其地在今河北卢龙县。今浙江文成县建置于1946年,为纪念和崇敬先贤刘基而定名,所以历史上有两人两地都称“文成”了。

    当时朱元璋的最大劲敌是陈友谅,决策先打垮陈友谅,再统一全国的是刘基,陈在鄱阳湖的大战失利,而被朱将郭英一箭射死。即由陈的太尉张定边拥陈友谅之子陈理奔向他们的老巢,最后因颓势已不可挽救,就投降了。这批投降的人被杀的不多,大部分被“留用”,封陈理为归德侯。不久就将陈理和明玉珍的儿子明升一起迁送到高丽,并嘱高丽当局善待。但没有见到张定边去向。

    我的老家有一个传说:张定边随陈理投降后结识了刘基。有一天朱元璋对刘基说“我在凤阳的祖陵风水很好,所以我做了皇帝。我自己也想找一块吉地,以保子万代。”便请刘基去找宝地,刘基说自己对堪舆之术没有研究,无法胜任,但张定边深谙此道。朱元璋找来张定边使之寻找,张定边说他跑遍了各名山大川,吉地已被历代皇家占了,仅关外有吉地。当时东北三省被视为蛮荒之地,关内的人去东北不是逃饥荒就是流放囚犯。朱元璋听了没有表态,说:“你且暂回,待我考虑后再找你。”尔后,张定边将此事告诉刘基。刘基深知朱元璋为人,便劝他快逃,不然性命不保,并亲自剃光了张定边的头发,叫他换上僧衣逃走。第二天刘基奉召见到朱元璋,朱叫刘立刻将张逮捕入狱。刘基说,昨天我寻他问找吉地事,见他的居室空空如也,既无人亦无物。我虽不知和你谈话的内容,但猜想他是因“忤旨”怕获罪而逃之天天了。朱元璋说:“这个家伙,想为他的故主陈友谅报仇,我活着他无可奈何,企图等我死后将我的一付老骨头流放到关外的蛮荒之地。”其后虽悬赏通缉也无结果,张定边其人已不知去向。又说张定边后来在诸暨店口镇所属叫里市坞的小庙或庵中为僧,一直到过世,还说刘基曾微服到里市坞探望过张定边。

    以上所述事迹二则可信,有关张定边在乡间的传闻只是传说,但都可以说明刘基不仅为统一中国有功,且为人厚道,是一个道德高尚的历史人物。

(文/蒋逸人 摄影/张嘉丽)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乡土文化 >>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