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匆 匆 两 年(随笔)

匆 匆 两 年(随笔)

http://l.66wc.com/system/2019/1/24/134293.html  2019/1/23 10:04:00  错误提交




  匆匆,人生就有那么多的匆匆——
   “其实,匆匆是美好的,正如流星划破夜空一样,短暂而光芒四射”。我在想……
   窗外,雨滴滴答答掉在地上,像是在深夜弹奏一首悦耳动听的小曲。
   推窗望山,是山,还是山。沿山转弯,是水还是水。我不想说白那句时代经典语录: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我只想寻根金山银山的匆匆岁月。
   那年大学毕业,正好赶上“包分配”的末班车,比起下年毕业的大学生,可也算是幸运儿。但包分配的工作地点和环境,却令人瞠目结舌,在一个小小的石垟乡政府,全乡约有两千人口,属文成的新疆西藏地带,没有大街小巷,没有车来车往,静静的,静静的,不是顿河,是顿时——顿时发呆,这完全不是我在大城市读书时节想象的那样。
   站在几经周折才到乡政府所在地的停靠站,我想起了海子的那首“面对大海,春暖花开”的诗,“诗和远方”的概念我这才懂得。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倍感凄凉。 都说“生活的一半是倒霉,另一半是如何处理倒霉”。想想自己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学的不仅仅就是一些法学专业知识,也学到了其他许许多多,包括适应能力,也包括直面人生。还属于阳光男孩的我,带着一些小学问和小哲理,开始了我的乡村农村工作。
   乡长同志看了我的专业和履历,把我安排在党政办公室秘书位置,同时驻村一个相对复杂的村里任村长助理。
   工作起初,我基本是跟随,跟随同一办公室的老周同志,去收农业税,去送透环通知单,去调解民间纠纷。之后,我慢慢的独立,单独到所驻的村里主持开会,讲解政策,组织选民选举、分田分地等等工作。
   匆匆两年,我的农村工作,在边学边做中得到进步。年轻时候,进步时还想进步。第三年,我因某单位招考,离开了那儿——记忆犹深的工作起源之地石垟。
   记忆深处有些山,有些水,还有些人,使我终生难忘,回忆很有意义!
   二十年后的今天,再去温故那常爬的山,常戏的水。模样却大大改变,无名山变成了月老山,无名水变成爱情湖。单单这些名字取得就给人感觉特别不一样。而在月老山的山腰山脚,开发建造了很多二十年前想象不到的场景美景:人工滑雪场、天然滑草场、天鹅堡小镇。
   可能是月老山的“月老”,习以成人之美,点化聪慧勤劳的开拓者,借此起点,向四周延伸美景。起先挖掘了奇美的铜陵壶穴,后来开发了静美的猴王幽谷,再后来,便形成了博大精深的森林公园。现如今,是车来车往,游人如织。我不禁赞叹:这一带,是仙带;这一路,真是一路顺风!假如我还在这儿扎根工作,我绝对引以自豪。
   而记忆犹深的那些人呢,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听说我曾所驻村的那个廖书记已不在人世,那个刘村长搬到城里好多年也没音讯。唯独这位曾与我同一办公室的老周,因为情谊关系,因为跟随关系,十年后的一次机会,我推荐了他,被某镇聘为专职人民调解员,遂了他“退休不退志,卸甲不卸心”的愿,为一方平安维稳工作抒写了一片辉煌。
   如果说人生是一条一划而过的线,那末,具有留存价值的只能是一些点。匆匆两年,我还想用黑色的钢笔写首诗,可是微信潦草黄段子的时代已经来了!
   记忆就像是陈年的老酒,转身回眸时,依然浓烈如初!过往岁月里的那些记忆,既远又近。我轻轻掩窗,静听和风细雨,心间霎时温暖。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南山东篱
[责任编辑:张梭梭]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